福彩愛心獻功臣——17歲少年便衣潛入敵區“打鬼子”

當前位置:首頁>市地之窗>淄博>淄博彩聞 2019-10-16 14:46:00 來源: 淄博福彩 作者:

大軍浩蕩,人人英勇。那個生逢亂世的小小少年,17歲時自愿參軍抗戰,把保家衛國的重擔扛在了肩上。沒有根據地,跟著隊伍打游擊,缺槍少彈上戰場,要拼命奪下敵人的武器;深入敵后干偵察,全憑腦瓜子記、腳丫子跑,一身便衣撕開敵軍情報缺口……他是孫玉祥,先后經歷過錦州戰役、四平戰役、遼沈戰役、解放天津和北平,在戰火中一步一個腳印,他跟著部隊一路走向和平。如今,97歲高齡的他對生活“早就滿意了”,卻仍是道不盡共產黨的恩,說不盡國家的好。

 

17歲上前線 搶到敵人武器就“立功”

“我當兵那會兒,家里窮,隊伍上也窮,沒槍沒刀啥也沒有。組織號召我們跟著前輩學習,搶回敵人的武器歸咱自己用,就算立功!”在張店上湖村的老年公寓里,接受記者采訪的孫玉祥回憶著剛參軍時的情景,儼然是個除了一腔熱血啥也不懂的“愣頭青”。

原來,在抗戰期間,日軍到處燒殺搶掠的卑劣行徑讓當地老百姓痛恨不已,這也激起了許多青年參軍抗戰的熱情,孫玉祥就是其中之一。1937年,廖容標、馬耀南等領導了黑鐵山起義,隔年廖容標到上湖村做群眾工作時,年僅17歲的孫玉祥便第一時間響應黨的號召,與村里的其他三人一起參軍,投身到抗戰一線。

“那時候武器、子彈稀缺,有的槍是壞的還打不響,有的打響一槍又拉不了拴。很多剛參軍的人沒有步槍或者不會使用,只能大刀、棍子有什么用什么,碰上敵人就打,還得盡量避免正面交鋒,靠炸藥偷襲敵人。”孫玉祥回憶,那時敵我力量懸殊大,印象中一次很激烈的戰斗,我方僅有3個團3個營的兵力,而敵軍兵力是我方的十余倍。“咱們一人就有十幾發子彈,恨不得一個子彈打死兩個敵人,一個連才一挺機槍,子彈更少,敵人有機槍有大炮,要是害怕了根本沒法打仗。”在孫玉祥的回憶里,每字每句都伴著苦和難,也透著他們的機智和勇敢。

 

穿上便衣潛入敵后 雙腿跑出敵軍情報缺口

1941年,孫玉祥進入當時的抗日大學學習,隔年正式成為一名偵察兵。他的戰場也從前線轉到了敵后。“每次打仗之前,我們都會悄悄地去敵營,探聽對方有多少人,有什么作戰安排,團長叫什么名字,指揮能力咋樣,收集好了情報傳回去,隊伍準備了再打仗。”孫玉祥說,一個偵察小隊也就三四個人,打探的情報能傳回部隊,全靠人用腦子記,靠兩條腿跑。

“我們潛入敵軍的‘心臟’,只要身份暴露,被敵人逮住就沒有活命的機會了。”孫玉祥回憶,在一次偵察作戰中,他和戰友趁天黑深入敵人把守的核心地帶,但戰友不小心踩中了敵人布下的地雷,當場犧牲。那一幕,孫玉祥終生難忘。

1945年10月,孫玉祥被調去東北四野某部,先后參加了錦州戰役、四平保衛戰、遼沈戰役,1949年2月參加解放天津、解放北平等戰斗。直到1949年6月,他退役回家。

“想戰友啊!過著好日子早就滿意了”

如今,孫玉祥已是97歲高齡,子孫孝順,衣食無憂。只不過,因為戰爭年代炮火轟鳴、槍聲不斷,孫玉祥的聽力受損,一只耳朵聽不見,另一只耳朵聽力也不好,與記者交流有些困難。

說起現在的生活,孫玉祥連連點頭,說“早就滿意了”。老人說,在戰場上,他們總是饑一頓飽一頓,偶爾戰士們會分到幾斤饅頭和煎餅,也總是曬得如石頭一樣硬,再掰成小塊收進袋子,餓得實在堅持不住了,才啃一口干糧喝一口水,用來充饑。

 

時光荏苒,當年一起參軍的同村伙伴,大多都犧牲在了戰場上。“現在的好生活,他們也沒看見。”說起現在的日子,老人全是感慨。說起即將迎來的新中國成立70周年大閱兵,孫玉祥顫顫巍巍地從椅子上站起來,凝視墻上的國旗,舉起右手莊嚴敬禮:“如今過著好日子,我早就滿意了。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!感謝祖國、感謝黨!”

責任編輯:曲玥

中国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规则